领星学术

05

2017-06

领星在2017•ASCO年会期间展示“康新源千人行”项目成果

2017年6月5日,中国上海——6月2-6号,全球各地的数万名肿瘤专业人士齐聚芝加哥,参加一年一度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(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, ASCO)年会。许强博士代表领星出席,并结合领星“康新源千人行”项目向大会展示了临床全外显子组测序在改善肿瘤患者临床获益,尤其是指导新型免疫治疗应用方面的巨大优势。


领星“康新源千人行”项目自2015年9月正式启动,共计入组1168名中国大陆肿瘤患者。至2016年7月,在全国23个省、市、自治区72家医院的两百多位肿瘤医生的积极参与和大力支持下,领星专业团队为所有患者完成了CWES(Clinical Whole-Exome Sequencing, CWES,涵盖临床级别的生物信息分析和解读)检测并出具了相关报告。


领星总裁许强博士(左)与领星科技顾问委员会成员、西雅图瑞典癌症研究所执行董事Thomas Brown博士(右)在领星壁报展示区

项目结果显示,根据CWES报告提供的靶向/免疫药物选择来用药的非小细胞肺癌、乳腺癌、结直肠癌等癌种的患者,疾病控制率得到显著提高。

  • 约90%的“千人行”患者根据CWES结果可以获得精准医疗临床手段

  • 约80%的患者可以根据CWES结果至少匹配一种美国FDA批准的靶向或免疫药物

  • 约20%的患者获得适应症内批准的靶向药物推荐;

  • 约60%的患者的肿瘤具有癌症关键基因的大片段扩增或缺失(非点突变的基因变异)

  • 约40%的患者至少检测出一种肿瘤免疫治疗指标——微卫星不稳定性(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, MSI)、错配基因损伤修复(Mismatch Repair, MMR)、肿瘤突变负荷(Tumor Mutation Burden, TMB)和PD-L1扩增的信息



基于1168名入组患者的外显子组数据,领星在此次ASCO年会的壁报中进一步详细分析了MSI、MMR、TMB和PD-L1扩增等四种潜在PD-1/PD-L1抑制剂生物标记物的临床意义。


其中,关于TMB以及TMB和EGFFR/MMR突变间的关系,领星发现:



  • TMB最高的三大癌种分别为肺癌、食管癌和结直肠癌

  • 肺腺癌患者中,EGFR突变患者的TMB明显低于EGFR野生型患者。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对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疗效逊于多西他赛

  • 结直肠癌患者中,MMR突变与高TMB显著相关



TMB、MMR等指标分析

领星还在壁报中分享了千人行项目一例IV期大细胞肺癌患者案例。该患者于2014年6月确诊,并在之后一年接受了高剂量的放化疗。入组“千人行”后,患者接受了CWES检测,结果发现其肿瘤突变负荷高。主治医生据此建议选择了报告推荐的阻断PD-1细胞通路的免疫治疗药物Keytruda。此后患者的病情连续17个月保持稳定,这提示了CWES在指导免疫治疗中的作用。


2016-2017年,Keytruda、Atezolizumab和Nivolumab等免疫治疗药物陆续被FDA批准上市或扩大了适应症的应用范围,并被写入NCCN指南。不久前,Keytruda更是获批成为首个不分癌种、完全基于分子标记的癌症精准治疗药物,引发业界热议。


案例展示

早在2015年初,领星就开始在报告中根据MSI、MMR和TMB的检测结果进行治疗方案推荐,让中国的患者提前受益于肿瘤免疫治疗。基于“千人行”项目的实践和深入分析,领星发现,TMB、MMR、MSI和PD-L1扩增在多个癌种中均能指示基因变异,且MMR和MSI尤其与较高的突变负荷相关。因此,CWES对改善肿瘤患者临床获益,尤其是指导新型免疫治疗应用有着巨大优势。


关于美国临床肿瘤学会(ASCO)


ASCO成立于1964年,是世界上最大也最具影响力的肿瘤专业学术组织。ASCO有来自120多个国家超过4万名会员,致力于推进研究前沿、提供优秀的教育机会,并定义标准的临床护理实践,推进癌症预防及治疗和护理服务。


 报告下载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