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星学术

16

2015-09

领星生物“康新源千人行”项目

2015年9月,领星生物在厦门举行的第十八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2015年CSCO学术年会上宣布启动“康新源TM千人行”项目,为一千名中国大陆癌症患者提供免费精准医疗临床路径推荐服务。


2016年4月22日,本次活动患者入组工作历时5个多月,得到了来自23个省市、72家医院、218位临床医生的积极参与。共入组了1168名肿瘤患者,癌种主要为肺癌、结直肠癌、胃癌和乳腺癌。


千人行患者分布  

后续随访结果显示,根据“临床全外显子组测序(CWES)”报告提供的靶向/免疫药物选择来用药的非小细胞肺癌、乳腺癌、结直肠癌等癌种的患者,疾病控制率得到显著提高。


领星对获得CWES报告的患者每3个月随访一次。现有随访结果显示,临床全外显子组测序可以大幅改善患者临床治疗选择:

  • 约90%的“千人行”患者根据领星康新源临床全外显子组测序(CWES)结果可以获得基于肿瘤分子机制的精准医疗临床手段;

  • 约80%的患者可以根据基因变异匹配至少一种美国FDA批准的靶向或免疫药物;

  • 约20%的患者获得适应症内批准的靶向药物推荐;

  • 约60%的患者的肿瘤具有癌症关键基因的大片段扩增或缺失(非点突变的基因变异)。

在不同癌种中,由于肺癌已上市的靶向药物和治疗方案最多,患者临床选择的数量和最终获益也最为令人瞩目。


以晚期肺癌患者为例:在59名晚期肺癌患者当中,35.6%的患者接受了以靶向药物和PD药物为主的精准治疗,其中,根据领星CWES的推荐进行用药选择的患者(部分患者为“小规模基因测序(Panel)”检测结果全阴性),3个月的疾病控制率(3mDCR)达到了100%。而根据Panel检测结果用药的患者,在出现耐药或疾病进展后,再根据CWES结果进行治疗,3mDCR又达到100%。


领星CWES涵盖全面的治疗信息  

为什么在Panel结果为阴性或根据Panel用药后疾病进展、已经没有选择时,CWES报告依然可以为患者带来临床获益?

因为CWES包含的信息更全面。


基因突变只是基因变异中的一种类型,CWES不仅包含了所有基因突变信息,还包含了微卫星不稳定性(MSI)、错配基因损伤修复(MMR)、肿瘤突变负荷(TMB)和大片段缺失、插入、扩增等基因变异信息。这些基因变异信息无法在单次小规模基因检测中获得,而对这些信息的解读可以给患者提供更多的临床路径选择。


“千人行”中有两位肺癌患者,在Panel检测结果为阴性的情况下,根据CWES报告呈现的肿瘤突变负荷(TMB)高的结果,建议患者选择了阻断PD-1细胞通路的免疫治疗药物。目前,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已经达到7个月和9个月,并且仍在持续获益。2015年初,领星就开始在报告中根据MSI、dMMR和TMB的检测结果进行PD类免疫药物推荐。2016-2017年,PD类药物陆续被FDA批准上市或扩大了适应症的应用范围,dMMR和MSI作为实体瘤PD药物的生物标志物已被写入美国癌症NCCN指南。


在其他癌种的随访结果中,也显示出了CWES对临床用药指导的优势。


肠癌在大多数Panel中只能看到KRAS/NRAS突变情况,而在“千人行”项目中,CWES报告发现4.37%的MSI-H及5.58%的dMMR。尽管目前国内对肠癌的PD免疫治疗接受度较低,但根据最新版的NCCN指南【1-2】,PD药物将为生物标志物为阳性的患者带来较来大的临床获益。


对乳腺癌来说,除了经典的HER-2扩增,CWES还提示了PIK3CA/mTOR、CDK4/6、ESR、BRCA等基因、相关信号通路的突变对应的靶向药物信息以及PD免疫治疗信息。在内分泌治疗和抗HER-2治疗已经大大延长患者生存率的现状下,CWES仍为内分泌耐药/难治、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带来了更多的选择。在2016年下半年ASCO、ESMO、SABCS等会议结束后,陆续有报道指出乳腺癌靶向药物Ribociclib、Abemaciclib、Palbociclib、Veliparib和Everolimu等的 II-III期临床数据显示效果显著【3-9】,而它们已在“千人行”项目中被领星CWES报告推荐为适合的患者使用。


“千人行”项目中尽管肾癌患者数量较少,但有一例III期肾癌患者,根据CWES报告使用PD-1单抗联合立体定向放疗之后,获得完全缓解。这提示了CWES在指导免疫联合放疗中的作用。


此外,对于许多晚期患者,常常无法进行根治性手术,而常规的放化疗治疗方案往往不能有效控制疾病进展,CWES能够通过肿瘤特异突变匹配靶向药物和免疫药物。“千人行”中一例胸腺癌患者,在一线化疗无效后,CWES检测提示KIT突变,患者使用了报告推荐的舒尼替尼,肿瘤从16.5cm缩小到6.5cm,并持续了将近一年时间。


在“康新源TM千人行”项目结果的基础上,领星建立了中国最大规模的临床全外显子组数据库(涵盖全外显子组测序、生物信息分析、结合病理的临床解读和随访更新),并与多位肿瘤临床医生共同研究探讨了精准治疗的临床实践方式。未来,领星将继续秉持“肿瘤精准医疗病程管理”的理念,通过精准医疗的实践帮助更多的中国患者。


参考文献:

1. NCCN Guidelines Version 2.2017 Panel Members Rectal Cancer.
2. NCCN Guidelines Version 1.2017 Panel Members Colon Cancer.
3. Hortobagyi, G., ESMO 2016 Press Release: Ribociclib Improves Progression-free Survival in Advanced Breast Cancer. 2016.
4. Hortobagyi, G.N., et al., Ribociclibas First-Line Therapy for HR-Positive, Advanced Breast Cancer. N Engl J Med, 2016.
5. Patnaik, A., et al.,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bemaciclib, an Inhibitor of CDK4 and CDK6, fo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, Non-Small Cell Lung Cancer, and Other Solid Tumors. Cancer Discov, 2016.
6. Rugo, H.S., et al., Adaptive Randomization of Veliparib-Carboplatin Treatment in Breast Cancer. N Engl J Med, 2016. 375(1): p. 23-34.
7. Fribbens, C., et al., Plasma ESR1 Mutations and the Treatment of Estrogen Receptor-Positive Advanced Breast Cancer. J Clin Oncol, 2016. 34(25):p. 2961-8.
8. Royce M, V.C., Ozguroglu M, et al., BOLERO-4: Phase 2 trial of first-line everolimus (EVE) plus letrozole(LET) in estrogen receptor-positive (ER+),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-negative (HER2-) advanced breast cancer (BC). 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 (ESMO) 2016 Congress; October 7-11, 2016; Copenhagen, Denmark.
9. Loibl, S., Palbociclib (PAL) in combination with fulvestrant (F) in pre-/peri-menopausal (PreM) women with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(MBC) and prior progression on endocrine therapy–results from Paloma-3. J Clin Oncol 34, 2016.